Lanna Esumi

晴艾病不救

此病人已遁入幻想乡

【晴艾】Sara

原作:革命机valvrave

Cp: 晴艾

Bgm: Michael Henry—if I die young

Tag:小公主

 

注:其实内容和标题没啥联系。

       全篇无啥实际内容。

       私设略多。

 

作为一个长时间沉浸在理性思维里的前军人,艾尔艾尔弗最近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迷上了成瘾一般的臆想。

 

抱着时缟晴人走下一号机的那一刻,伴随着生命中的两道光都已经消逝,他本可以就这样浑浑噩噩度过因一直被摄取符文而所剩不多的余生,而就在一刹那,或许是由于残留在他体内的来自约定对象的符文,他看到那个一如既往天真而甜得过头的家伙一脸天真地笑着让他不要忘记彼此的誓言。

 

从那以后,艾尔艾尔弗独处时开始经常想象时缟晴人依然还在自己身旁的样子,即使暴露在外人面前的自己依旧看上去已经冷静地接受了他死亡的事实。

 

默默注视着他的棺材下葬时,艾尔艾尔弗看似平静的眼中也抑制不住荡漾起几丝波澜,其实他内心却默默地幻想着,如果晴人站在自己旁边,看着自己被这样被埋了会露出怎样的表情。而他脑海里第一反应便是那个笨蛋就像当时第一次和自己通过接吻来进食时因技巧生涩而一脸尴尬地看着自己。年龄并不大的银发少年不由得露出几分苦笑,回过神来发现眼角已经湿润,而幻想中的晴人已不见踪影。

 

一开始,艾尔艾尔弗本以为这些幻想无关紧要,渐渐地却发现自己已经越陷越深。

 

在最终一战之前,贵生川从他身上检测出了另一个生命体的体征信息,面对换句话说就是自己已经怀孕这种冲击自己17年来世界观的事,迫于形势和自己的尊严,艾尔艾尔弗和贵生川达成一致都闭口不谈。和晴人住在一起的时候,因为不忍心让艾尔艾尔弗因吸血过多而贫血倒下,他们曾为了摄取符文有过肉体关系,即使了解过魔使产生后代的方法,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有了晴人的孩子曾令他有过一段时间的恼怒和屈辱,而晴人死后,这个生命体似乎却成为了他留在这个世上与自己唯一的联系。

 

在贵生川的建议下,艾尔艾尔弗把这个还是rune集合体的生命导出体外,一开始仅仅是一团闪着绿色荧光核桃大小的光球让他也不由得产生了好奇,这样一群rune最终会形成怎样的生命呢?然而,为了维持并让它继续生长,它只能继续吸取艾尔艾尔弗的符文。贵生川强烈建议任它自生自灭的时候,他却毅然决定用自己所剩不多的符文给它供给,淡淡地以这是约定的接口而一笔带过。

 

每天他都来地下的研究室为这个生命补充符文,面对别人问起日渐憔悴的脸色,年轻的皇帝轻描淡写地解释这只是新生帝国公务过多的缘故。当艾尔艾尔弗静静地站在巨大的玻璃柱前,任绿色的荧光从身体内流出,荧光印在脸色,掩饰了本就雪白而如今变得苍白的面庞。他又开始想象时缟晴人和自己站在一起看着这个生命,如同年轻的父母等待孩子出世一般,脑海中浮现那个棕发少年对于魔使的后代带着一脸好奇和期待的微笑,不时地回过头带着另一种期待看向孩子的另一个父亲,晴空一般的眼睛里溢满温柔。这样想着,即使符文在源源不断从自己体内抽出,艾尔艾尔弗嘴角依旧带着微微的弧度。

 

即使所有记忆都失去,只要还剩下关于你的记忆的话。

 

即使,两人都没能见到这个象征着两人对半分的生命降生于世。

 

莎拉从未停止过“假装”,她假装洋娃娃艾米丽在自己离开房间的时候带着自己的玩具们开始另一个世界的物语,即使被从自己温暖的房间赶到了阁楼,她假装阁楼就是另一个仙境,而自己终会得到来自妖精们的礼物。最终小公主的愿望实现,奇迹发生,因为,无论是自己的父亲已经离世,还是自己已经如乞丐一般身无分文,莎拉也决定像个真正的公主一般活下去,即使只能假装自己还是当年的小公主莎拉。

 

但幻想毕竟是幻想,艾尔艾尔弗知道自己不可能像童话里那样遇到奇迹,幻想的同时,他始终明白晴人已经永远不会回来,也不会愚蠢地渴望着死后的世界,但他一直在一个人的时候留着这温柔的想象。

 

执着地住在宿舍M2-036的银三帝国皇帝每天例行给自己冲一杯咖啡,艾尔艾尔弗不知不觉中已经形成了咖啡不加糖就无法下咽的习惯,恍惚中,刚刚把黑咖啡煮好,似乎又看到晴人随手端起自己的杯子抿了一口后被苦涩的味道弄得皱起眉头,艾尔艾尔弗加了两块方糖的同时又倒进了牛奶,而自己似乎也看到从小在和平国度长大而甜得过头的少年露出了开心的笑脸。

 

真像甘美的毒药一样让人上瘾呢,这样的幻想。银发少年露出苦笑,羊羹似乎也失去了甜味。

 

自己憔悴的脸色已经渐渐瞒不住了,迫于无奈艾尔艾尔弗和贵生川向所有人公布了这个生命体的事实,得知晴人依旧在世上留下一丝足迹这个喜讯,指南翔子开心和愧疚交织的哭声和流木野咲眼中的几分复杂他仅仅一笑而过,他一直都不喜欢翔子,也并不耻于承认,既是对于她在交战中的愚蠢天真,也对于她对晴人所欠下的一切。咲心里既有着几丝复杂的难过心情,而更多的则是对于艾尔艾尔弗的担心,在他本身符文所剩无几的情况下继续给生命体供给无异于慢性自杀。私下里她也找过艾尔艾尔弗,对方冷静的回答让她的心揪紧。

 

即使我的生命耗光,也请不要让那个生命就这样死去。

 

艾尔艾尔弗在咲走后又开始想象,如今这个称得上修罗场的情况那个笨蛋会如何面对。其实两人的感情并未真正表达过,但符文已经互相融合的他明白,那个天真的家伙对于翔子必定不会有一丝责怪,即使当年的感情也不复存在,对于咲更多的则是想要弥补和负责的愧疚,对于自己,两人心照不宣,这样的感情正是超越了友情和肉体的默契。

 

那个家伙的话,面对修罗场一定会无奈地对自己说一声抱歉吧,虽然这声抱歉仅仅对是让艾尔艾尔弗遭遇这样尴尬境地才说出的。

 

这样想着,随着rune从体内导出,银发少年静静闭上了紫水晶一般的眸子。

 

有些事是必然的,三十多岁时,艾尔艾尔弗已经承受不住符文的消耗而奄奄一息。

 

躺在病床上时,他平静地闭着眼,容颜定格在17岁的咲为他倒上一杯每日例行的牛奶咖啡,少女曾经说过,你还记得他关于咖啡和糖的这句话真好。

艾尔艾尔弗没有看她,望着窗外如同自语,不是记得,而是已经烙在心里了。

 

【I know you byheart. You are inside my heart.】

 

闻着香气,他忍不住开始幻想病床前照顾着他的就是让自己变甜的那块方糖,面对自己的即将离世晴人脸上是深深的痛苦,但另一方面也有着让自己最后一程圆满走过的期望和安慰。造化就是这样弄人,那个生命已经初具人形,然而两个父亲都已无法迎接他的出生。艾尔艾尔弗幻想中的晴人眼中也有着对这件事满满的遗憾,少女握着他的手似乎也变成了少年略显粗糙的触感。

 

最终,他的生命彻底消逝时,苍白的脸色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我是否,也能期望一下我会到达你所在的世界呢?

 

尾声

 

“I’ve touched them all. They are as real as we are. TheMagic has come and done it, Becky, while we were asleep—the Magic that won’tlet those worst things ever quite happen.”

--chapter15, Magic, A Little Princess

 

 

“艾尔艾尔弗你终于来啦,我等你好久了。”

“……啊,好久不见了。”

 

End

 

后记 【废话堪比正文】

 

其实全篇都是读小公主的时候的脑洞……读的时候就觉得莎拉的经历某种意义上和妖精真的很像,失去最重要的人,只能靠自己心中的坚持和信念在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中走下去。真的很喜欢莎拉,心中的公主就是这样,文中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莎拉面对米切恩时的语气和表情,作者直言不讳,因为莎拉不是天使,她的讨厌从来不会矫揉造作。博内特女士的语言很简单,但用词有时候却让你不由得反复琢磨,因为研究翻译的关系,对于文中她最喜欢的queer这一词基本出现在每一章,我读的时候想出了不下十种翻译,pretend这一词也很值得琢磨。有生之年真的好想翻译博内特的作品啊【打滚】,无论小公主还是秘密花园都爱到了骨子里,人物塑造虽然是儿童文学,在我们这一年龄读来却真的爱不释手,无论是秘密花园一开始讨人厌的小玛丽还是一开始看似扁平人物的小公主莎拉,读到最后对她们真的太喜欢,女性作家特有的细腻描写让我对博内特女士的文字爱得深刻。

就不扯翻译啦……其实小公主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坚持自己吧,莎拉热爱想象,最终这些想象成为了现实。即使住在狭小冰冷的阁楼她也假装自己住的还是原来父亲为自己精心装办的房间,而每一个磨难都是奇迹来临的前奏。虽然故事在最幸福的地方戛然而止,而这已足够。

本来想要写治愈路线的结果写成了补刀真的很抱歉……希望我的文笔还没完全退化成我自己都发现不了的翻译腔QAQ。


评论
热度 ( 35 )

© Lanna Esum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