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a Esumi

晴艾病不救

此病人已遁入幻想乡

【晴艾】Calendula (有R18慎入)

OOC是我的,晴艾是原著的。

架空背景,1w+字数

废话时间:

其实抽到的题是人鬼情未了……emmmm不知道为何脑洞跑到了吸血鬼上去了orz,新手司机第一次驾驶,车技很烂请海涵【土下座


床上的银发少女身上已看不到一丝完整,大片大片的血迹似乎要将小小的身躯吞噬。她双眼紧闭,眉头间却是不太相符的平静。

银发少年一言不发,静静地看着少女的生命不断流逝。他紫色眼眸中的光也在一点一点黯淡下去。

视线下移,就会发现少年身上也布满了伤痕和血迹,指尖甚至还有新鲜的血液,在手背汇聚成细细的红色纹路。

站在两人旁边的时缟晴人露出了悲伤的表情,他犹豫了片刻,终于小声地开口:“已经……没救了。”

对不起。这三字没有说出口,但语气的沉重已经表明一切。

“……我们的契约呢。”银发少年试着开口,声音沙哑,毫无生气。

“逝者无法复活,这是绝对的规则。”

晴人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轻柔下来,然而少年的眼中已经浮现了绝望的死气。

“这样啊。”沾满血迹但依旧俊美的少年嘴角扯出了嘲讽的一笑,随意地把手上的血甩了甩。

言罢,少女脸上已经染上了死亡的色彩,衬得整个人更加苍白。

“我的光已经死了。”少年声音嘶哑得异常,甚至能直接听得出他喉咙里残留的血腥。

“逝者已逝,但生者还要继续活下去。”

但说这话的晴人心里一直觉得这句话没啥实际意义,尤其是对眼前这位彻底绝望的人来说。

“哼。”少年又发出了冷笑,双眸里除了绝望,已经只剩下冰冷。

“既然定了契约,这剩下的半条命就是你的了。”他停顿了几秒,“怪物。”

纵使自己已对人世间麻木,但晴人看到此情此景还是有几分触动,身体内部的某股力量开始不安。然而,他依旧用轻柔的语气说:“我没能按照契约救活她,契约不成立,你伤好后就走吧。”

“别假惺惺了。”少年浑身带刺的态度依旧不减,“她已经死了,我的命也没用了。”

他转过身,毫无感情地盯着晴人:“你不是需要血吗。”言罢,他走近了晴人,扯开衣领露出了线条优美的脖颈。

晴人嗅到了他身上血的味道,心弦被轻微拨动,泛起细小涟漪。不过,他微微苦笑,伸手制止了少年,之后走向了少女卧着的床。

棕发少年样貌的男子手中光芒闪动,少女身上的斑斑血迹消失不见,纯白的衣服配着苍白的面容和银色长发,让她在月光的照耀下像森林中的精灵一般美丽。

“我只能为她做这些了。”晴人嘴角似乎有几分面对死亡无能为力的自嘲,“把她葬了吧,艾尔艾尔弗。”

银发少年眼角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

一小时前——

身上吸血鬼的那部分让晴人嗅到了浓烈的血的气息。

他这样不伦不类的吸血鬼并没有“领地”一说,但如此浓烈的血味还是让他感到一丝担忧。内心揣揣不安的棕发少年走出了自己的屋子,试图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屋子门口的金盏花开得正烈,其散发的花香与血腥味混在一起,莫名让人作呕。

虽然近期这附件似乎有一些小型的贵族领土战争,但晴人还从没遇到过这样近距离且大规模的情况。

千万别惊扰了体内的Valvrave。晴人担忧地想。

然而血腥味却变得越来越浓,隐约能听到人声和兵戈相接的声音。

晴人内心升起了微妙的躁动,他皱着眉头朝着源头走进了暗得如同浓墨的森林,所到之处却触目惊心。

无数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看装束和体型似乎是某个贵族麾下的军队,身上伤口不大,却都一击致命,他顿时警觉了起来,尽量隐藏身形,放轻脚步顺着尸体铺开的方向前进。

“打中他了!快上!!”

还未看到人影,晴人已经听到了各种掺杂几分绝望的喊声,他从声音里分辨出其中一方人员众多,也许就是这些尸体所属的那方,而另一方却听不到太多声音。

然而真正到达双方交战的地点,晴人却吃了一惊。

一方属于贵族的军队已经只剩下不到二十人,还在不停有人瞬间变成尸体,而另一方却只有两人。

准确来说,只有一人,带着他身后护着的少女。

晴人看到那个银发少年身上沾满血迹,肩上横贯一条长长的刀伤,腿上还插着一根深入肌肉的箭。纵使如此,他的行动却依旧迅猛,手上的短刀还在不停给敌方的心脏开个洞。

纵然惊讶于这个少年的身手,但晴人知道他身后的少女已经快不行了。

少女已经体力不支,几乎瘫倒在地上,曾经束好的美丽银色长发散落了下来,嘴角挂着血痕,脸上也有其他伤痕,而旁人不需要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她白衣上大片大片的血迹,甚至能看到有新鲜的血液不断从她衣服上渗出。

这不到二十人早已形成包围的趋势,少年却仍然艰难地阻挡住了从各方袭来的敌人。

“米夏埃尔……快走吧……不要管我……”少女气若游丝,脸色已经开始染上苍白。

“说什么傻话!!”少年脸上痛苦万分,手上却丝毫不敢懈怠,抬手把刀子插入袭来的对方喉咙,拔出的瞬间又溅得一身血迹。

血的味道越发逼人。

然而,晴人知道他腿上的箭八成有毒,少年已经开始细细颤抖,而对方也注意到这一点,似乎开始放缓动作,只等他自己毒发毙命。

少年因为中毒已经显出几分吃力,甚至没意识到有人从他视角盲区拿着剑悄悄靠近了少女,这一方的目标看来只是这个少女的命。

晴人暗道不妙,刚要开口,体内却有一股压倒性力量先占据了他的意识。

完了,又来了。他在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无奈地叹了口气。

Valvrave,是晴人体内的另一个存在。

原本只是普通人类的晴人有着一个仰慕吸血鬼力量的父亲,把自己的儿子当成实验品,通过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手段,最终把他变成了拥有部分力量的半人半吸血鬼。然而,真正想要得到力量的时缟宗一却还没来得及把Valvrave用在自己身上,就被陷入混乱状态的晴人杀死了。

从诞生就带着原罪的力量。

Valvrave让晴人拥有与吸血鬼几乎不相上下的力量,然而,这样的力量却并不完全甘愿让人类使役。唤醒这股力量自然需要血的浇灌,而它在觉醒时也会完全占据这副身体。

过于浓烈的血腥味果然让Valvrave觉醒了。

晴人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刻虽然已经习以为常,但也十分无力,大概又要搬家了。

**

艾尔艾尔弗其实一直都不在意别人怎样称呼自己,唯独丽泽露蒂叫自己的本名米夏埃尔的时候他内心会有微妙的感觉。他把这种感觉称之为爱。

在这位贵族少女救下自己的那天后,他从此只为了丽泽露蒂而活。

然而,当自己腿上的毒开始蔓延之后,他决绝的目光里出现了动摇。他知道,这样的身手已经很难保护奄奄一息的丽泽露蒂了,而即使自己在毒发身亡之前把所有人都干掉,能不能走出这片森林也是个问题。

精于计算的他已经不愿再算下去。

但无论如何,他也不想让丽泽露蒂死在这群人手上。

领地之争,自然是不会让原来的主人活下去。对方只剩下九个人,艾尔艾尔弗知道,破釜沉舟的状态下还是能在他们对丽泽露蒂下手之前把他们全部干掉。可最终两人注定没法活着走出森林,这样还有意义吗?

或许,该陪着她一起死在对方的刀下。

艾尔艾尔弗双手颤抖得越发明显。而且,他已经注意到了有另一股不明不白的力量靠近了。

“你要是死了,我也不会独活的……”少年的声音里开始染上绝望,勉强地把企图靠近丽泽露蒂的一个士兵一刀结果。

回答他的只有少女不断变弱的呼吸。

他已经知道,两人活着走出去的可能性为零。

绝望几乎挤占着他的思维,他的手也不由得放慢了动作,把攻击的破绽留给了对方。

当一个士兵循着他的破绽把剑直直朝他的心脏袭来的时候,艾尔艾尔弗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闭上眼等待刀刃进入胸口。

血溅上他的脸,但随后他发现并不是自己的血液。朝他袭来的人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被一只手捅穿了心脏。

艾尔艾尔弗看到了这人身后的另一个存在,双眼血红,脸上带着不详的猩红图腾。他的躯体是个身形瘦削的棕发男子,但艾尔艾尔弗知道他体内的存在不会是正常人类。

因为其他活人已经在瞬间变成尸体。他甚至没看到这个怪物是如何出手的。

少年看到了这个怪物嘴角的血迹,然后看到了他嘴角的獠牙。

……吸血鬼?

他正惊讶自己居然遇上了传说中的怪物,下一秒,对方却已经带着杀意朝他袭来。刚刚试图寻死的少年这次却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应,在对方袭来的瞬间,他握着匕首的手如同条件反射般迅速抬起,果断地将匕首插入吸血鬼的心脏。

本来并不觉得自己能战胜非人存在的少年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成功了。

对方因为这一攻击呆住了,随即稍稍退后拉开距离。而战斗已经成为本能的艾尔艾尔弗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机会,迅速拾起身边散落的剑又将对方的身体开了几个洞。

他看到这个男子在他这几下重创之后身体被血色染红,失去重心往后倒去。

不过,他知道自己估计最终还是死路一条,因为他曾看到过记录,吸血鬼不管受多重的外伤也能恢复,而自己残破的躯体却不能。

他看这个怪物似乎失去意识倒地了,短期内暂时不能再来攻击,于是拖着步伐去查看丽泽露蒂的情况。

少女的身躯已经开始发冷。他想把她背起来,却开始犹豫这样的动作是否会加快她死亡的脚步。丽泽露蒂挣扎着抬起头看了看跪在自己身旁的艾尔艾尔弗,少女瞳孔已经开始涣散,想去握住他的手,身上的气力却让她只能用指尖轻轻触碰了他。

终究是活不下去吗。

少年咬紧牙关,终于流下了眼泪。

然而,前后仅仅只有分钟,他已经听到那个怪物起身的声音。艾尔艾尔弗已经感到腿上的毒渗入血液深处,全身已经开始迟钝,但他还是用微微颤抖的手拾起了一旁的一把匕首,起身打算面对这个不请自来的吸血鬼。

“等等……咳咳……”

让他惊讶的是,对方这次却传出了正常人类少年的声音。

艾尔艾尔弗定睛一看,虽然这个人还是刚刚的样貌,眼里的血色却已经褪去,显出天空般的湛蓝。他脸上的图腾也消失不见,眉间不再杀气腾腾,柔和的眉目让人感到一种少年的温柔。

但他却没有放松警惕,因为他看到这个人身上伤口已经愈合,虽然血迹并未消失,衣服也已经被戳得破破烂烂。

“我也许……还能救她。”这个人看了看丽泽露蒂,微微皱起眉头,“……如果她还能撑过二十分钟。”这句补充里却带上了明显的不确定。

“……你要我拿什么交换。”艾尔艾尔弗的颤抖已经抑制不住,但头脑却依旧清醒。他并不相信这种远离人类的怪物跑过来只是为了行善。

对方没有回答他,径直朝他走了过来,艾尔艾尔弗下意识往后一躲,但对方却只是伸出手,手掌上显出微微的光芒。随后,他发现自己身体的颤抖停止了,伤口也稍微愈合了一些。吸血鬼露出有点无奈的微笑,微微弯起好看的眼睛。

他彻底被这样的力量震住,但眼里也立刻出现了希望的光。

“救她!我拿命交换!”他略带绝望地嘶吼道。

对方深沉地看了地上的少女一眼,没有立刻答复。

片刻的沉默后,他开口:“……契约成立,前提是二十分钟后她还活着。”

**

少女被简单葬在晴人的屋子后面,没有墓地与墓碑,随葬的只有一束从周围采来的金盏花。

“这花并不适合她。”晴人无奈而沉重地感慨道。

“嗯。”艾尔艾尔弗目光里只剩下充满死气的绝望,紫色深得看不见底。

他站在这片土地上久久未动,也未出声,而晴人也不愿去打扰他。

“她一定不会让我为她报仇。”他准备离开回屋时,却听到了少年冷冷的声音。

“……所以,带着她的份好好活下去吧。”

他转过头,目光里充满了厌恶。“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晴人非常理解少年的不信任,带着苦笑耸了耸肩,转身打算往屋子里走去。

“先进来休息下吧,保不准你的敌人马上就派援手过来了。”

艾尔艾尔弗先是不为所动,片刻之后最终迈开了步伐。

晴人的家并不大,东西也只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但桌上却能发现一些当地并不常见的玩意儿。

“你平时是商人。”艾尔艾尔弗带着肯定的语气开口,晴人对他的洞察力吃了一惊。

“嗯。”他简单地回答,打算去泡杯咖啡,余光看到艾尔艾尔弗带着警惕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的房间。


你懂的,请点↓


晴人站在屋子门外,看着东边的鱼肚白里透出一抹柔和的日光。

屋子周围的金盏花沾着昨夜的露水,芬芳里是几分清苦。

他刚刚就感到一股意识一直萦绕在自己身边,吸血鬼闭上了眼,黑暗中看到了银发少女在自己眼前凝聚成形。

“您真的要走吗?”他毫不意外地开口。

已经死去的丽泽露蒂身上带着莹莹光芒,晴人看到她微微一笑,笑容中却略有几分无奈。

“我和他分享的生命已经结束了,他也应该……去走自己的路了。”丽泽露蒂垂下眼帘,晴人知道她的不舍与无可奈何。

晴人自然看得到艾尔艾尔弗对她的爱和尊敬,明白这对他来说是多大的痛苦,丽泽露蒂自然也是明白的。

“谢谢您,时缟先生。”少女闭上双眼,瘦削的身影在颤抖中渐渐消散。

晴人睁开双眼,感受到了一抹阳光刺入眼帘。

他端着两杯咖啡走上二楼,进入自己的房间,看到艾尔艾尔弗已经起身,凝视窗外,似乎不太相信昨晚那样的血色过后居然还能见到如此灿烂的阳光。

“丽泽露蒂真的死了吗。”

他没有转头却已经知道晴人进入了房间,语气已经恢复了冷冷的平静。

“是的,昨天你亲手葬了她。”

“……嗯。”

晴人没有过多反应,上前把一杯咖啡递给他,而少年也意外地没有拒绝,端过直接喝了一口。

然而晴人看到他微微皱起的眉头。

“好甜。”

棕发少年嘴角上翘,弯起好看的蓝色眼睛,说:“和苦味搭配在一起刚刚好。”

少年并没有给他过多表情,淡淡地问道:“你要离开这里吗?”

“唉?你怎么知道……”

“昨晚暴露之后你在这里呆不下去了吧。”虽然是推测的句式,他却已经是肯定的语气。

“嗯,大概这两天就走吧。”

“……我跟你走。”艾尔艾尔弗的目光径直打在晴人身上,紫色的眼眸里昨夜的脆弱已经不见踪影。

晴人微微一愣,但随后弯起嘴角表示了同意。

一起活下去。



【后记】

留了一些坑,大概……会写个番外?【放弃吧没人看的

评论 ( 10 )
热度 ( 122 )

© Lanna Esum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