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a Esumi

晴艾病不救

此病人已遁入幻想乡

【晴艾】Silent Hill(2)

不擅长血腥描写所以我一笔带过了orz……虽然没啥人看不过还是尽量每天更吧其实这是卖安利系列

Chapter 2

晴人已经彻底懵了,被恐惧占据的头脑连思考的能力都快被剥夺。

他哆嗦着摸出兜里的手机,按下翔子号码的通话键却只得到砸碎那仅存的一丝希望的忙音。少年发疯一般顺着通讯录一个个按下通话键,得到的结果却是一样的绝望。

“翔子——”晴人的声音已经带上几分颤抖,然后再大的声音换回来的也只有无人应答的回声。他好不容易忍住了掉眼泪的酸楚,思考着自己能不能从这个断崖爬下去,但近距离的观察后他无力地跪倒在前方的绝路前,从这里下去,必死无疑。

“救命……救命啊——”绝望的嘶吼在断崖的空谷里回响,他狠狠抓住断崖上的水泥,期望这条路其实并没有把他困住。

 

灰黑色的“雪”依旧纷纷扬扬【1】,整个世界没有一丝动静,如同时间永远静止在这一刻。

最可怕的其实不是恐怖电影里那些故意吓人的音效,而是把你一个人扔在万籁俱寂的世界里,没有人会来回应你,你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一切都是未知,越是静不下心来,脑海里越是出现各种最坏的发展。最终整个人被自己各种各样的幻想压得喘不过气,直到精神崩溃。

晴人几乎用尽全身力气站了起来,他慢慢按捺住摇摇欲坠的心情,翔子和老师发现他不在后一定会报警的,一定会有人来救自己。

他望向镇子,迷雾中建筑的暗影令人不寒而栗,但他明白眼下最重要的是确保自己的基本生存需要,直到救援队的到来。既然已经废弃这么多年,说明这里应该没什么人。幸好雾还没大到一切都看不清,好歹还能看到道路并分辨方向。

他咽了口口水,拿出了一个为了来合宿而随身携带的小型手电,打算进去找一个临时庇护所等待他人来找到自己,虽然手机显示着信号外,他依旧开着机以防万一。

街道上只能听见他自己的脚步声,一切都仿佛被雾洗去了颜色,不久前看到的那片暖意仿佛只是引诱自己来到这里的坏女巫的糖果屋。

“果然……真的很可怕。”晴人苦笑着自言自语,好在自己天生还算乐观,否则早就崩溃了吧,同时目光搜寻着是否有能进去的房屋。走近看来才发现,一些房屋似乎有着被火烧过的痕迹,屋里看上去无一例外,都是一片衰败的狼藉。

走了半条街,还没发现能打开的屋子【2】。一片死寂的时候,自己尝试推门时因房屋老旧而发出的声响总是让人毛骨悚然。雾并没有要停的迹象,晴人有些庆幸自己的小手电是依靠核能运作的,下午去山里的时候也带些食物和水。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弹尽粮绝,那真有点不敢想象。

晴人叹了口气,继续往街道深处走去,小手电白色的亮光开辟出一小片视线范围,右前方似乎有一幢开着门的房屋。他有些松了口气,加快了脚步,下一秒却几乎全身汗毛竖起——自己的脚步声之外,似乎还有别的声音。

“……有、有人在吗?”晴人小心翼翼地开口,手电不由自主往街道上探去,不远处真的有一个不大的暗影。

那一刻,他下意识地认为那是刚刚看到的人影,如果这里有人,那说明一切还并不是这么糟。

“您好,请问这里是……?”他壮着胆子用不算太大的声音开口,举着手电往前走去,离那个影子已经越来越近了,然后听到的声音却越来越让他不安——那个影子发出的,除了脚步声之外,还有一种类似野兽的低声呜咽。心里升腾起不好的预感,等到终于看到那个影子的真面目,晴人知道这场噩梦远不止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那的确是野兽一般的怪物,没有皮肤的身体表面布满令人恶心的血腥纹路,结合那畜生的身形,晴人意识到那是一条被剥了皮的狗,胃里忍不住翻江倒海,他立刻捂住嘴巴,而他思考的空隙里,那怪物已经瞪着虎视眈眈而血红的眼睛,发出令人可怖的低吼冲他扑来。

“啊!!!!!”他吓得几乎要把手中的电筒扔掉,强忍住那恶心的视觉冲击当即拔腿就往刚刚看到开着门的屋子飞快跑去,而那狗也追着他跑了过来。

他跌跌撞撞地一头栽进那屋子,拾起掉在地上的门栓飞速关上了门并栓好。那畜生在外面又挠又撞,好在门足够结实,晴人看到那门无事之后抚了抚心口稳住呼吸,而细想今天发生的一切,眼泪终于冲出了眼眶。

“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地方?!!”

十几年来接受的知识在这里轻易被摔得粉身碎骨,真正的恐惧此刻才正式到来。因为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去已经变成了最大的问题。

无助的少年把头深深埋进膝盖,在山里自由活动时差点和暗恋多年的青梅竹马表白,因为被同学打断而怀着遗憾作罢,两人红着脸躲开对方视线。与现在这地狱般的世界背道而驰的一切,其实只是几小时前发生的事。

想到这些,晴人的眼泪越发止不住掉,早已不管大家口中身为男孩子而不该随便哭的说法。

“谁都好,快让我回去……”他哽咽着喃喃自语,拿出手机,“信号外”几个大字依旧刺眼。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永远出不去了。人生还没开始,却要死在这个不明不白的地方。回顾十几年来的经历,对父母并没有什么印象,很小就已经自己生活的晴人虽无什么一生都放不下的牵挂,唯一的遗憾似乎就只是那句未说出口的表白。然而,并无过错的自己也许就要死在今天,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理所当然内心充满了不甘和对离自己就几步远的死亡的恐惧。

不过他明白,正如教科书里所说,心理上的放弃,就等于一切都没救了。虽然努力的目标从今早开始一直在变化,从与喜欢的人共度3天合宿,到刚来到这里而想要回去,再到现在的仅仅是活下去,如此大起大落的心理落差对于一般人来说要承受也的确够呛。

晴人擦干眼泪,起身看看四周有没有能作为武器的器具,刚刚没有注意四周,查看之后发现,这里应该是临街的商铺,而里面已经空无一物,地上散落着破败的瓦砾和灰尘。知道外面有着危险,晴人决定往屋子里去看看。

再往里的房间,晴人竟然真的找到了一把匕首,而更惊讶的是他居然发现一张老旧的当地地图。纸张已经泛黄而有些破损,他看到地图上用红笔标出了一些标志,并用自己看不懂的语言写着些什么。

他皱了皱眉,发现地图的某个位置用红笔标了一个奇怪的类似三叶草的图案,直觉告诉他,那也许是这个世界的关键也说不定。

也许等待救援队到来已经变成了不切实际的事了,晴人无奈地笑笑,他决定根据这张地图,去有着那个标记的地方探探。他大致看了看自己附近的地形之后把地图收进包里,如果地图上的消息是真的,那么他可以从这栋房子的另一扇门出去而不用遇到刚刚的怪物。

他顺着标示的路走着,踩在瓦砾上的声音依旧可怖。走在一条走廊上,一边留意周围的同时他尽量以最快的速度走着,却被前方一个掩着门的房间里的动静吓了一大跳,他的第一反应是快跑,但就在行动之前,那房间里已经窜出一个人形的怪物。浑身肮脏不知道该用什么颜色来形容,本该是双腿的地方却合拢在一起,导致那东西只能依靠有着利爪的手来爬行。

“别……别过来!!!”晴人紧张地掏出匕首,那怪物听到他的声音后发出尖利刺耳的声音扑了过来。

“啊——”他几乎吓得闭上了眼睛,双手拿着匕首胡乱挥舞,甚至可以想象到那利爪撕裂自己身体的痛感。

温热的液体溅到脸上,伴随着怪物歇斯底里的吼声,预想中的痛却并未出现。

“你这反应还真是丢人。”

清冷而低沉的声音传来,晴人惊讶的睁开眼,血泊里的人形怪物已经支离破碎,声音的主人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

“你是……人类?”

对方冷哼了一声,嘴角还有着几丝嘲讽。

 

TBC


【1】其实那是骨灰。

【2】这里只是想吐槽一下寂静岭游戏里无数打不开的门。

没啥人看不过还是希望能有人给点意见什么的呀;w;

顺便真的想卖个寂静岭的安利【滚】推荐圆圆的实况视频><

评论 ( 6 )
热度 ( 19 )

© Lanna Esum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