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a Esumi

晴艾病不救

此病人已遁入幻想乡

【晴艾】Silent Hill (3)

总觉得这章有点微妙的ooc……性格最难把握的其实不是妖精而是晴妹啊;w;

世界观在后续会一点点解释清楚,这里大概不会只参考电影,会更多借鉴归乡里面的寂静岭由来。世界还是基于VVV原作的吉奥尔啊多尔西亚这几个国家,不过还真的很想写三角头和护士姐姐啊【够


Chapter 3

穿着斗篷的人甩了甩手中的刀沾上的血,之后迅速把刀收进袖口。他转过身,对跌坐在地上的晴人伸出手来,“起来吧。”

晴人这才发现,斗篷下的面庞是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他有些犹豫地伸出手,对方利落地把他拉了起来。起身后靠近看,才发现少年斗篷下的银发和紫眸预示着他并不是和自己一样的吉奥尔人。

发现被晴人盯着看的少年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不着痕迹地用左手碰了碰右手臂,晴人这才发现,在布满脏迹已经看不出原本颜色的斗篷下,有着刺眼的猩红。

“你流血了……!?”晴人下意识往前查看,却被少年避开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淡漠的语气中听不出一丝感情,晴人突然想到,他衣服下面是否还有更多伤口。

“万一感染了怎么办?这种地方可是会要命的呀!”老好人的晴人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去翻应急伤口处理的创可贴和绷带,随后有些强硬地扯过少年的胳膊两人坐到地上开始消毒包扎。少年眼里似乎有些不耐,却也没有反抗,由着他处理。

一切处理好之后他把工具收回包里,露出令人安心的笑容,“能遇到人真的太好了,我还以为……要死在这里了。”说罢他眼里露出几分苦涩。

少年却并不觉得开心,他冷冷地哼了一声,“没用的。”

“……唉?”

“进到这里的那一刻,你注定已经死了。”

晴人听罢一震。

“什么……意思……?”

少年嘴角露出自嘲般的弧度。

“没有人能从这里出去,从来没有。”

内心燃起的一丝希望再次碎得一地苍白。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晴人尽量抑制住内心的绝望,尽管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几分哭腔。

“我也不知道。”少年那一副习惯了的嗓音让人更加心寒,“仅仅知道,这里还有更多你没见过的地狱。”

晴人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努力才稍微平静了下来。

“……你在这儿多久了?”

“这里没有时间流动的概念,我也记不清了。不过就生理上的时间感受,大概已经一年多了吧。”面对晴人长大的嘴巴,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你进来时的日期是?”

“真历71年9月7日。”

“啊,看来我的感官还没完全丧失。”他扬了扬嘴角。而晴人关心的则是,在这里生活一年多,那是怎样的煎熬。

“你……没想过出去吗?”这种地方晴人一刻也不想多呆,尽管事实已经砸碎了他的每种设想。

少年有些好笑地转过头看着他,“要是能出去,我也不会呆在这地方。没人能离开,也没人能进来,今天看到你简直是个意外。”

晴人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脸上又亮了起来,“我能进来,那是不是说明这里其实不是完全封闭的?对了,还没问你的名字……”

“艾尔艾尔弗。这个问题我早在你之前就想到了。”叫做艾尔艾尔弗的少年皱了皱眉,“但现在你自己也出不去不是么。虽然我得承认,你是这一年多来进来的第一人。”

“我叫时缟晴人。这么一来说不定我就是转机啊。”晴人还在消化着艾尔艾尔弗这个在吉奥尔语中绕口的发音,随后意识到这也许是多尔西亚语里L-11这个字母和数字的组合。

比起名字,这应该是某种代号……?

“真是天真。目前的问题是,即使你进来了,我对于你能做到什么也完全没有想法,对于你这样轻易就被那些怪物干掉的家伙来说。”艾尔艾尔弗一如既往冷静的语气总是让晴人有点莫名的不舒服,但其中也有着一点对他的佩服。

晴人也沉默了,自己能做什么,根本不知道,甚至说,根本不可能。他叹了口气拿出刚刚找到的地图,想问问艾尔艾尔弗是否知道上面的记号是指什么,拿到他面前时他看到艾尔艾尔弗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那个……上面这些文字你看得懂吗?”

“这些记号表示该地区怪物出现频率大,另外这些指可以拿到补给。”对方几乎没怎么看就脱口而出。

“唉?”晴人长大了眼睛。

“那些文字是我的母语。”艾尔艾尔弗说,“以及这张地图是我用过的。”

“那这个三角形是……?”晴人面露期待地望着他。

银发少年看穿了他想法,回答却依旧毫不留情。“那里有一扇无论如何也打不开的门,上面有这个标志。”

“只是这样吗……”晴人气馁地叹道,感觉到离开这个世界的希望又小了几分。

“果然是个天真的家伙啊。”艾尔艾尔弗冷笑一声站起身来,下一秒却抽出刀以晴人来不及反应的速度抵上他的喉咙,意识到发生什么的时候,晴人的命已经握在对方手里。

“你……!”奈何他心里充满不解和委屈,此刻也无法动弹。

“轻易相信一个不知道是敌是友的人,你就不怕死得更快吗?”少年居高临下的眼神里,凛冽的紫色泛着冷光,晴人知道他绝不是开玩笑。

“……”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的晴人知道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难道今天真的只能到此为止?

冰冷的金属贴在脖子上的感觉可不怎么好,他下意识想要后退,却发现背抵着冷冷的砖墙。

然而,突然传来划破长空的声响却打破了两人的僵局。虽然成长在和平年代,晴人依旧知道那是防空警报。

“……来了吗。”艾尔艾尔弗收回小刀,起身挺直腰杆,默默等待着什么似的。

晴人以为自己松了口气的同时却发现了更加糟糕的异常。

如同有无数双无形的手一般,这个灰白的世界开始被这些手一点点剥离,表面的灰色覆盖被撕掉,露出可怕的另一面。

外面的雾开始散去,天空却被黑暗笼罩,地面、墙上被剥离得只剩钢铁,而这些钢铁表面被猩红色的铁锈覆盖,仔细看来,这些痕迹里似乎还混杂着未干的血液。晴人眼看着脚下的地板一点点变成血腥的铁网,四周也被染上鲜红,耳边还开始回荡起某种金属的摩擦声。

“欢迎来到另一个地狱。”艾尔艾尔弗残酷而无奈地冲他笑了,手中的刀再次进入战斗的准备。

 

TBC


这里解释一下,寂静岭里的怪物是有象征意义的,多数是主角内心的反应,这里的话晴人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制造者所以这些怪物和他内心没多大关系,而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也不会像阿蕾莎。正在犹豫要不要把valvrave加进去orz虽然这样就略神展开了。


评论 ( 3 )
热度 ( 18 )

© Lanna Esum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