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a Esumi

晴艾病不救

此病人已遁入幻想乡

|晴艾| 森 (架空背景)

Cp:晴艾,麻咲

说是架空其实还是遵从原著的走向(^_^)

#鉴于有前科所以没写完就发的文很可能坑#

 

 

把你葬在树下,回归大地,化身万物,这样你是否会再次从万物中归来?

 

1

他有意识的时候,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已经在这个地方有一段时间了。而何为“有意识”,其实他也不太明白。

 

某天他好像突然能看到、听到身边的一切,而自己是什么,为何身处此地,他并没有刻意去思考,应该说,以他的意识,好像还无法考虑这么复杂的问题。

 

而为何是“他”而不是“它”或者“她”,他也说不上来。

 

似乎是什么走到了尽头,却又似乎是什么刚刚开始。也或许他就是刚刚诞生了而已。

 

他看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片树林,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清晰可闻。想要试着走远了看看,却发现自己被紧紧束缚住,无法移动分毫。他意识到自己头上也发出了“沙沙”的声音,看了看周围和自己脚下,原来自己就是林中的一棵树木而已。

 

他想要和周围的树打声招呼,却发现自己和它们不太一样,虽然其他树正值夏季的繁茂,迸发着无限的生命力,但他知道它们并没有自己这样的意识,或者应该称之为……灵魂?

 

虽然目前似乎有着诸多奇怪的地方,但他并不想去思考过多复杂的问题。

 

他往远处望去,前面似乎有一个湖。他的脚边刚刚被忽略了,他这才发现自己树根周围似乎有块石板,而他无法看懂石板上有什么。

 

2

太阳升起落下的过程重复了几次,他知道这是用来计算时间的方法。他忍不住想,自己的一生就是这样作为一棵树走完吗,然而自己的意识却并似乎不属于树。

 

不过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偶尔他会看到湖边似乎有其他生物的影子,或许该称之为“人”。对于为什么知道那是“人”,他还是无法明白,而且他知道,有“男人”和“女人”的分别。这些人有时候甚至会到他身边来。他也知道各种各样的其他生物,认识落到自己枝叶上的鸟类、昆虫和其他小动物,天气会下雨、晴朗、刮风,一年有春夏秋冬,他安静地等待着昼夜交换和各种自然现象,而这对于一棵树来说,好像太多了。

 

离自己有意识后似乎过了一段时间了,自己身上的叶子略有点变黄,动物们开始贮存食物。他发现自己的“意识”变得清晰了一点,因为他能认出常在湖边的人各自有什么特点。

他记得那些人里面有几个女人和两三个男人,其中一个黑发的女人以人类的角度来说很漂亮,还有一个银发的男人也很好看,但他除此之外无法明白更多,也无法听懂他们的话。

 

这些人时常来到自己身边,看着那块石板说着什么,偶尔放下几束花,然而他终究只能默不作声地观察他们。

 

他发现那个银发的男人经常独自来到他旁边,说着他听不懂的话,不过他发现,那个男人一个人来的时候声音似乎和其他人也在的时候不太一样。但他还无法理解人类的很多动作。

 

那个黑发女人有时也会一个人过来,她的声音很好听,有时会听到她和平时说话不一样的声音,他觉得很悦耳。一次她轻轻抚摸了树干,他莫名觉得这种感觉有点熟悉。

 

他看到这些人对于石板有着什么特殊的动作。而石板不是自己的身体,无法从石板感知。

 

3

他身上的叶子快落光了。天气灰蒙蒙的日子更多了一些。

 

他觉得似乎能读懂这些人脸上的“表情”了,因为他知道什么是笑和哭,什么是悲伤和高兴。然而他不明白怎样才会露出这些表情。

 

他还发现他们身上的衣服好像变多了。他无法感知温度,但知道现在是冬天。

 

银发的男人独自来到自己身边时的表情,他才知道是“难过”,除此之外,他还会看到他眼角流下眼泪。那个男人多是一言不发,在这里站立良久,偶尔嘴里会发出什么声音。而他现在依旧无法听懂人类的语言。

 

但有意思的是,他发现那个男人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感,甚至有时候嘴角会有点弧度。观察银发的男子好像会比其他人更有趣。

 

真好看,他这么想着。

 

要是能听懂他们在说什么就好了,但他觉得自己一段时间后就会听懂了,为什么这么想他并不知道。

 

然而这次花的时间却比他想象的要长。

 

自己身上经过了多次开花、落叶,甚至长高了不少,但他还是无法听懂那些人类的语言。

 

他注意到那个银发的男子样貌好像有所变化,他意识到那个男人从“少年”变成了“青年”,而其他人,比如那个黑发的女人,或者说少女,样貌却没有一丝变化。

 

那个银发的青年的确比其他人有趣。他突然想知道那个人有没有名字。

 

这些人类来到这边的时候表情十分多变,有时候平静,有时候难过,有时候开心,有时候紧张。而他无法离开这里,不知道其他地方这些人都做了些什么。

 

即使可能无法听懂人类的话,他也想至少能离开这里,看看他们在其他地方是什么样的。他想看看那个银发的青年。

 

4

他发现那个银发青年的样貌有变化,不仅仅是因为长大了,而是疲惫带来的憔悴。他更加好奇他在其他地方做着什么事。

 

青年独自过来有时会背靠着树坐下,这种感觉很熟悉,他觉得有些开心。

 

青年虽然有时候看起来很痛苦,但他发现在自己身边时,他似乎会渐渐地平静下来。如果自己有这样的作用,他很想青年多在自己身边呆会儿。青年长得很好看,他觉得甚至超过了那个黑发少女,他喜欢他能多露出和其他人在一起时微微的笑容。

 

自己身上又开花了,他终于能辨识出这些人类发出的音节,却依旧无法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他听到那些人经常叫那个青年“艾尔艾尔弗”,但他不会说话,不可能发出这个音节。他渐渐认识到,那个黑发少女叫做“咲”,其他人叫做“翔子”、“晶”等等。艾尔艾尔弗这个名字,和其他人果然不太一样。然而他也经常听到一个无法找到对应的人的名字,“晴人”。

 

他觉得很开心,似乎对艾尔艾尔弗这个人的了解更深了一点,但也在期盼能听懂更多他们的话。对于“晴人”,也有了更多疑问,因为他意识到,艾尔艾尔弗一个人过来的时候,有时候嘴里会轻轻念出这个名字。

 

他感觉到艾尔艾尔弗对“晴人”有着什么特殊的感情,具体却无以言状,而且他目前也并不知道是什么。

 

4.5 咲森

“你们这群,怪物。”对面的间谍脸上看不出有太多的情绪,脸色如同头发的银一般冰凉,而咄咄逼人的行动却有所迟疑。

 

而我也看到旁边的晴人闻此脸上有轻微的痛苦。

 

我承认,虽然这位叫做艾尔艾尔弗的敌国间谍在普通人里面也算是个怪物了,不过我们这些人和他比起来,也许才是真正的可怕。

 

“神凭”。

 

一周之前,我们都只是在咲森生活的普通学生而已,邻国突然来袭,我们所在的国家吉奥尔短时间被攻略,咲森也未免于难,本来即将沦为俘虏,我们这些孩子之中的一部分人却突然获得了不可思议的力量,表现为异于常人的战斗力,身负重伤也会瞬间痊愈而不会死亡。

 

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在短短一天内会经历到这么多事,把我过去十几年的安稳日子完全推翻。

 

但获得这样的力量我其实很高兴,因为再也不用当个无聊的普通人了。而晴人却表现得十分抗拒。

因为这个力量,我们才能从艾尔艾尔弗他们这样的间谍手下活下来,我始终是为此庆幸的。为了活下去,我们也早就杀了人了。无论这力量是正义还是邪恶,都已经无所谓了。

 

艾尔艾尔弗本来是侵略我们的多尔西亚的间谍之一,这次的目的便是夺取被藏在咲森的这个机密,然而始终不如熟悉这边的我们,藏在地下室的秘密被我们捷足先登。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这个机密究竟是什么,但看到地下室的武器后,一方面想要活下去,一方面也有着咲森努力保护着的东西不想被这群多尔西亚人抢走的心情,毕竟也生活了这么多年吧。

 

晴人最初触碰到一把剑,我们眼看着他爆发出难以置信的力量,而同样目睹一切的多尔西亚人也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包括我在内的其他几人也立刻拿了其他的武器,在这力量的帮助下终于得以逼退多尔西亚军队。

 

当以为一切暂时平息,晴人却被一直寻找机会的艾尔艾尔弗一刀刺中心脏。

 

而更令我们震惊的是,晴人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回过神来,我们发现刚刚自己身上的小伤也已经消失不见。

 

“怪物。”他眼见大势已去,虽然表情未变,但最终只能停下动作。

 

或许的确是怪物,普通的伤害已经无法动我们分毫。虽然咲森的人已经被杀死了大半,而我们最终保护了这里,可我也看到幸存的其他人对往日好友的我们产生了一丝恐惧。晴人的表情难以言喻。

 

一切都已经背离了应有的道路。

 

5

一天他看到了一个原来没见过的人,那个人也是银发,一只眼睛被头发挡住,听名字似乎是“阿德莱依”。他和艾尔艾尔弗很像,同样有着紫色的眼睛,而且年龄相仿,都已经步入青年。他意识到这个人也许和艾尔艾尔弗是同类,和咲他们不一样的同类。

 

大家一起过来的时候,他们脸上看不出太多的情感。他只能看到他们一本正经地说着什么,他不知道为什么用了“一本正经”这个概念。那些人离开这里的时候,他很好奇他们都在和阿德莱依这个陌生人做什么。

 

而那个青年似乎和咲很要好,那天晚上两人单独到这里来了。青年给了咲什么东西,咲看上去很开心。“礼物”,他意识到了这个概念。

 咲脸上没有了白天的一本正经,她现在笑得非常自然,年轻的面庞更加好看了。

 

阿德莱依虽然表情幅度很小,但他还是能看出这个青年心情也很好,同时他也发现青年看着咲的眼神中貌似还有其他什么情感。

 

他现在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他能感觉到,这是和艾尔艾尔弗对“晴人”一样的情感。

 

后来艾尔艾尔弗和阿德莱依也一起过来了,但这两人之间却十分平静,或者说他不太明白这两人之间应该怎么形容。艾尔艾尔弗走到了自己身边,在那块石板上放下一束花,他已经习惯了这些人的这个动作。

 

他们又提到了晴人,这两人都显得有些悲伤,但艾尔艾尔弗很平静,和平时一样,也许是自己的作用。除此之外他别无所知。

 

他能感觉到自己有点“烦躁”,他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人类的情感自己也会有。他想快点听懂人类的话,因为他突然有点害怕,艾尔艾尔弗最终会老去的,他知道咲他们并不是普通人类。他觉得艾尔艾尔弗和咲她们的差距会越来越大。

 

艾尔艾尔弗露出了笑容,阿德莱伊却显得更加悲伤了。他不知道刚刚他们说的话为什么会造成两人不同的表情。

 

两人离开了。临走时艾尔艾尔弗注视了他很久,他们目光接触了,但他知道艾尔艾尔弗只会看到树的躯壳。

 

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并不是树。

 

6

又经过了两次花开。

 

他还是不能听懂这些人说什么,但他却知道了其他的一些东西。

 

他知道了人类的味觉和嗅觉,比如他知道了什么是甜和苦,虽然他并不会进食。他也莫名知道了很多人类食物的味道,但他开始困惑,自己知道这些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

 

他有些怀疑自己跟人类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们过来的时候,艾尔艾尔弗看上去情绪波动略大,他第一次看到青年露出了几乎是愠怒的神情。咲他们看上去似乎有点惊讶于艾尔艾尔弗的反应,看上去在不断安抚他。

艾尔艾尔弗最后怒火有点平息,眉头皱了起来,咲他们又说了什么,他们看上去似乎送了一口气,对话中又提到了晴人。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提到晴人艾尔艾尔弗反而生气了,难道晴人在其他地方做了什么。

那群人就此离开。

 

那天晚上艾尔艾尔弗又一个人过来了,他坐在自己身边抚摸着那块石板,又哭了起来,但这次他无法理解艾尔艾尔弗到底是什么原因,因为他觉得青年很难过,但又不仅仅是难过。他对混合着的感情不是很明白,就像混合着的味觉。

 

他的呢喃里又有晴人。他想知道晴人到底怎么了。

 

6.5 敌友

获得力量的一群孩子热血沸腾,想要用自己的力量来守护咲森。

 

我知道这实在很幼稚,艾尔艾尔弗眼中也能看到丝丝嘲讽。

 

关于艾尔艾尔弗,在他孤身被我们困住的时候他选择了放弃抵抗,成为了我们的俘虏,而眼睛被晴人打伤的阿德莱依得以脱身,应该回多尔西亚阵营去了。我们把他关在某个房间里并绑了起来,他并没有做出什么回应,就这么顺从了我们。但我们都知道,这点束缚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他为什么这样失去战意我们无法得知,他静静观察、注意着我们的想法和行动,没有波澜的脸上偶尔会露出伴有深意的笑容。

 

我其实和他有过几次单独接触,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自然会有些莫名其妙的行动,他锐利的目光扫在我身上时很难受,但我知道他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也不打算对我说什么,可我发现他对晴人似乎饶有兴趣。

 

说起晴人,获得力量之后我发现他的情绪反而有些低沉。虽然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他依然笑得很乐观,翔子她们那样神经大条的人也不会注意到,但我总能感觉到他眼里有一丝阴影。

 

不过严格来说,我和晴人并没有很熟。至少没有熟到可以互吐心事。我一直不太合群,会自己去找艾尔艾尔弗的原因也许大抵如此,也因此得到力量后我很开心,因为我不再是这样的普通人,不用去在乎是不是会有人喜欢自己。

 

而之后回想来,获得了力量之后,我当时不再相信任何人,即使是十几年的伙伴。我甚至有点渴望能通过艾尔艾尔弗去其他地方。

 

“时缟晴人,我们来合作吧。”

一天去给他送饭时,我在门外突然听到了他和晴人的对话。一方面突然打断有点尴尬,而另一方面我也好奇他究竟想做什么。

 

艾尔艾尔弗语气里没有太多情感,但我隐约听出了一丝笑意。

 

“这么多天你究竟在想什么,老实说我其实很害怕。”晴人话里有些警惕。我看不到他的表情,我猜他此刻一定怀疑而不解。

 

“毕竟要是我得到了Valvrave的力量,和你们这群天真的家伙不同,我大概会选择把咲森踏平。”

 

“你到底想要什么?”

 

两人之间有短暂的沉默,之后我听到艾尔艾尔弗一字一字地说道:“和我一起推翻多尔西亚吧。”

 

接下来只有他们清晰可闻的呼吸声。

 

我也在思考晴人会如何回答,任谁也不会轻易相信一个敌国间谍这样的邀请,何况他之前还差点代表多尔西亚杀了我们。

 

“你也应该清楚,我不可能就这么相信你。”晴人说道。

 

“这是自然,不过你之后会答应的。”我听到了有人起身的声音,难道艾尔艾尔弗早就已经解开了束缚。不过我对此也并不觉得震惊,只是有点惊讶他竟然就这么心甘情愿呆着这里这么久。

 

“考虑考虑吧,时缟晴人。我等着你的回答。”他淡淡地说道,我莫名觉得他语气中有着难以形容的自信。

 

晴人听上去对他解开束缚的行为并没有太多反应,大家都知道这个间谍是怎样的身手。艾尔艾尔弗走了出来,我立刻躲到角落,而我看到他的目光扫过我所在的地方,目光相遇的一刻,我看到他带有寒意的眼角。

 

晴人随后也走了出来,我看到他眉头紧锁,并没有注意到我,我猜不出他会对艾尔艾尔弗的那番话做出怎样的回答。不过我想我们都思考过这个问题,多尔西亚暂时走了,我们也得到了力量,但我们真的就从此安全了吗。

 

晴人的身体微微颤抖。我那时还没意识到这是什么。

 

其实我内心觉得晴人的确应该答应,在心智和谋略的成熟上,我们需要他这样的人,但他的真意不得而知,也许我们只是完全被他掌控的玩具而已。

 

之后艾尔艾尔弗自由自在地出现在咲森的各个地方,但他畏忌着我们的能力,暂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我们也并没有太害怕他。

 

那时候开始,我对这个人产生了畏惧,他看穿一切的眼神里,我完全无所遁形。在他眼中,我大概只是个幼稚而自以为是的小女孩吧。

 

 

评论
热度 ( 17 )

© Lanna Esum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