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a Esumi

晴艾病不救

此病人已遁入幻想乡

【家教同人】骸云10+——默雪

写在一个生命逝去之后。


cp:骸云10+,微2796

bgm:Xandria——eversleeping

tag:死亡

今年冬天的雪来得特别早。淅淅沥沥的雨下了一整天,早晨醒来时地上已经铺上了薄薄的白色。然而混着泥水的肮脏颜色却让她失去了纯洁的光辉。

又或许,这雪中混合的,是流不尽的血与泪。

 

京子就这样死了。

追悼会上,库洛姆和其他女孩子们早已泣不成声,已经亭亭玉立的女孩子们始终不愿相信前天还一起吃生日蛋糕的世川家温柔的孩子今天就这样在百合花上陷入了永远的沉睡。

十代目默默握住库洛姆的手,而红肿的双眼和未干的泪痕却显示着更深的绝望。十年岁月,纲吉那份被骸一直嘲讽的天真依旧无法舍弃,而也许正是这份天真,带着彭格列十代家族前进了十年。

“是我害了她……”已经嘶哑的声音中哽咽挥之不去。

 

让人措手不及的敌袭,正好碰上女孩子孤身一人,赶到时一切已经太晚。

令人意外的是,了平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十年,不只带走了年少的轻狂,更添了对世事的坦然。

骸静静站在一旁,眼中虽无什么波澜却也并非冷漠。六世记忆,对生生死死早已麻木了,然而这一次骸却发现自己有些难以冷眼旁观下去。

追悼会结束,骸在玻璃棺上放上一束纯白的玫瑰后不回头地向外走去。

 

如预想般,自己期待的身影因讨厌群聚而在门外等候。

“花……送出去了吧。”云雀淡淡地问。

“嗯。”

“那就好。”

漂亮的黑发有些被雪水打湿了,黑色正装也有着淡淡的水渍。

“快回车上去吧。”骸有些心疼。

云雀没说什么,默默超前走去,骸也随之迈开脚步。

 

细小的雪花里夹杂着冰凉的雨滴,淋到脸上十分不舒服。还未没过鞋子的积雪因浸了水而又湿又滑,脏兮兮的满目灰暗。

 

“你怎么了?”云雀冷冷地开口,目光中夹杂着些许嘲讽,“一副草食动物的表情。”

骸有些愣住了,看着恋人呼出的白色雾气迅速消散在空气中。

“不愧是恭弥。”半晌,他无奈地笑笑。

叹息的白雾从口中呼出,骸缓缓地说道,“呐,恭弥怕死吗?”

云雀停住了脚步,抬头看着灰白的天空。

“说不怕那是说谎。”面对骸有些惊讶的神情,他平静的凤眸没有什么波澜。

“所以,才会选择成为强者。”

骸露出淡淡的笑容。

云雀又再次迈出步伐。“对于你来说这些都已经习惯了吧?拥有六世记忆的话。”话语中透出浅浅的无奈。身后的人没有立刻回答,沉默逐渐蔓延开来,背对着骸的云雀看不到他的表情。

 

“……是啊,理应是这样……”

过了好一会儿骸缓缓开口了,带着浓重悲伤的语气让云雀停下脚步转过了身。

 

“我现在,其实怕死怕得要命啊……”

我无法想象如果哪天你也这样死在我面前;无法想象我也这样死去,堕入新的,没有你的轮回。

 

“如果这是必然,有时我们也束手无策。”云雀轻叹一口气,他冷漠却并不无情,对于京子的去世他并非毫无动容。

黑手党的世界,就是以性命为筹码的游戏。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正是对死亡的敬畏支撑着所有人绝不服输的决心。

云雀明白骸的迷惑。

无论哪一方死去,与重要的人分离谁也不愿意面对。

 

最强的云之守护者默默走向恋人,把头靠在骸略显单薄的肩上。

 

“放心吧,我们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珍惜彼此的生命,永远彼此守护。

 

Fin


废话时间

总觉得自己的文字经历了一个从幼稚到稍好再到现在的语死早orz…………学外语毁母语啊真的TAT……不过现在翻原来的文章发现我在写米英文的时候意外地喜欢翻译腔,虽然真正接触到翻译的时候对翻译腔嫌弃得要死= =不能只顾外语,这是真理…………

评论
热度 ( 2 )

© Lanna Esum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