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a Esumi

晴艾病不救

此病人已遁入幻想乡

【米英性转】【APH】午后4时

这就是无知时期非要去学自以为高大上的翻译腔的后果=L=现在作为翻译系学生简直嫌弃死orz以及……各种逻辑错误请无视吧……


原作:APH

cp:米英性转,微奥洪


午后4时

——aph米英女体

目标:伦敦第五大道柯克兰宅邸,2楼第4间第三个柜子。

少女看着手中的地址有些兴奋地打了个响指:“Perfect!”

作为一名优秀的情报贩子,艾米莉·琼斯懂得怎样最完美地窃取情报。

1

4点钟柯克兰伯爵应邀外出,到时宅邸中的下人将减少一半,下手的好时机。艾米莉在脑中满意地重复了一遍计划,盘算着这次得手的东西可以卖得多大一笔。

静候在宅邸墙外的艾米莉看到有下人从大门走出后,轻轻一笑灵敏地越过了围墙。稳稳落地后她环视一周,眼前的小型喷水池显示自己进入了后院。

“这些该死的贵族。”看着周围华丽而典雅的景象艾米莉小声骂了一句。用手碰了碰固定在腿上的自己心爱的小型左轮手枪,她开始向2楼目标出发。宅邸的布局和自己调查的一样,艾米莉毫无阻碍地在伯爵府中穿行。然而,在避开下人的过程中她却发现目前府中的人似乎比预计多了不少。

“怎么搞的……”小心地躲到一座天使雕像后,艾米莉心中浮起一丝不安。她深吸了一口气试图驱散这异样的感觉,再次确认了自己随身的匕首和左轮来稳定情绪。

片刻之后,艾米莉继续向目标前进,然而心中却仍有一丝异样的紧张。一路上完美地隐藏了自己的行踪,到达目标书房所在的走廊时少女平日自信的笑脸却换上了一脸措手不及。

本应已经出门的柯克兰伯爵现在正要走进自己要找的书房。

“切,情报有误吗。”艾米莉有些不甘地皱了皱眉,但以经验判断她知道此时最正确的选择是撤退。

计划泡汤。

艾米莉回忆着头脑中宅邸的地图,按照原本预计的线路离开。少女轻盈的身姿像来时那样毫无阻隔地飞快穿行,不过直到今天艾米莉才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祸不单行。

 

2楼的尽头。

“呀!”一声小小的惊呼迫使艾米莉停住脚步,她充满警惕地抬头看着眼前自己差点迎面撞上的人。

好吧,上天不仅没有让一位王子来带我突出重围,相反扔给hero我一位麻烦的公主。艾米莉这样想着,习惯性地把手伸向了武器。

 

2

眼前美丽的少女漂亮的金发扎成高高的双马尾,层层叠叠的荷叶边撑起了膨大夸张的裙摆,衬得上身更加纤细小巧。袖口一层层华丽而昂贵的法国蕾丝中露出了雪白的手臂,绿宝石般的眼眸中带上了可爱的惊讶,眉间却难掩来自英伦贵族的嘲讽。

柯克兰家小姐。这是艾米莉没预料到的。

这位公主飞快地从上到下完整地打量了艾米莉一番,随即微微皱起眉头,似乎在对自己的穿着不满。

四周没有其他人,艾米莉打算威胁一下这位小姐然后逃走。在她刚要出声时,这大小姐的举动却让身经百战的少女彻底愣住了。

不同于那些弱不禁风的淑女一样被吓到晕倒,柯克兰小姐带着几分嘲讽的笑意抢先开口了。

“真是不幸哪,我亲爱的间谍小姐,父亲在出门前一刻临时改变了行程。”那口令艾米莉厌恶的伦敦腔用在柯克兰小姐身上却让她觉得意外地合适。

有脚步声传来,艾米莉不打算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但这位小姐却没有放她走的意思。

“那么——”她优雅地环抱着双手。“是让我把你交给下人,还是先和我一起避一避呢?”

 

“hero我有选择吗……”躲在柯克兰小姐宽大裙摆下的艾米莉无奈而挫败地叹了口气,顺便吐槽这鸟笼般的衬裙架绝对比自己所有装备都要重。

 

在这期间艾米莉却没有放松警惕,以她的职业经历她明白,如果柯克兰小姐有更深的计划来抓住自己,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一阵轻轻的关门声后,柯克兰小姐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

“好了,你可以出来了。”她的声音依然是贵族特有的沉稳。

从裙子下面出来后艾米莉观察了四周,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柯克兰小姐自己的房间,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这位一直举止优雅的淑女竟然毫不在意艾米莉的在场,泄愤一般地拉松了自己身上穿的束腰。

对于这样大逆不道的行为艾米莉没怎么奇怪。此时以腰部纤细为美的追求,其实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女性的一直变态束缚。上流社会小姐每天至少3次收紧束腰,凭借美貌嫁到一个门当户对的家族,这就是所谓女子光耀家族的义务。

柯克兰小姐之前有些病态的脸色此时慢慢回复了些血色。艾米莉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她纤细得过分的腰部,看来那束腰刚刚才被收紧过。长期使用束腰使内脏移位,这也是大多数女子命数不长的原因。

“请坐吧。”柯克兰小姐指了指房间里那套精致的猫脚桌椅,“这位miss……”

“艾米莉•琼斯。”

“罗莎•柯克兰。”作为礼节柯克兰小姐也道出了自己的名字,“叫我罗莎就好。”

艾米莉有些犹豫地走过去坐下,罗莎为她端了一杯红茶,随后自己也倒了一杯坐到了她对面。

艾米莉显得有些拘束,罗莎以沉稳的语气说道:“今年新到的Darjeeling,不尝尝吗?”她优雅地抬起杯子啜饮了一小口,“放心吧,没有毒的。”

艾米莉嘴角抽了一下。

“好了,进入正题吧。”罗莎直视着她,“女王派来的?”

作为情报贩子的少女恢复了一贯自信的表情:“身为美/国/人的hero我不从属于任何人哦。”

她深深明白了这看似柔弱的大小姐不简单。

罗莎淡淡一笑。

“这样。”

“那么,罗莎小姐,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回去呢?”艾米莉试探性地问道。

被问到的对象不紧不慢地掏出一块刻有柯克兰家徽的怀表看了看时间。

“请再等二十分钟。”

 

3

接下来的时间是在罗莎小姐悠闲的下午茶和艾米莉绷紧的神经中度过的。

下午5时。

 

“关于你想要的那个东西。”

听到这句话艾米莉立刻警觉起来,罗莎则依旧是那不温不火的态度。

“如果是与东/印/度/公司的贸易清单,已经被移到1楼书房了哦。”

艾米莉掂量着这句话的分量,并没有打算完全相信。

“父亲已经走了,接下来就由你自己定夺了。”双马尾少女端起了茶杯。

“你很特别,罗莎小姐。”艾米莉起身准备离开。

“谢谢。”

“但你的话有几分是真的这有待考证。”艾米莉直视着这特别的公主,“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罗莎没有回答,她淡淡一笑放下了茶杯。

“如果你相信我,请明天午后4时再到我房间吧,我相信这难不倒你。还有,我想你该离开了。”

艾米莉怀着深意看了她一眼都转身离开。罗莎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有趣的事,要开始了。

 

2楼书房里真的没有。艾米莉按照罗莎说的果然在1楼书房找到了。

随着伯爵的外出宅邸中的人减少了不少,艾米莉轻松地溜出了大门。

“你想要的是什么,我很好奇呢。”她回头看了一眼罗莎的房间都露出了几分跃跃欲试的笑容。

 

 

第二天,午后4时。

艾米莉再次来到罗莎的房间,而罗莎也如约在那里等候。

“看来是得手了呢。”罗莎看着艾米莉轻轻一笑,随后走到一个角落里沏茶。

“不惜反抗自己的父亲,”艾米莉在那套猫脚桌椅前拉开椅子坐下,“你究竟想干什么?”

一杯散发着麝香葡萄酒芬芳的Darjeeling红茶放到了情报少女面前。

“谢谢。”

不愧是红茶中的香槟,独一无二的香气与柔和甘甜的口感,清爽而回味无穷。贵族们果然最喜欢这种奢华的享受。

罗莎像昨天一样坐在艾米莉对面,深远的目光投向了窗外。

“我就要结婚了。”柯克兰小姐淡漠地开口道,“你知道的,建立在利益上的政治婚姻。”

“……哦。”不出所料,对这种回答罗莎的眉毛抽搐了一下,艾米莉在心里窃笑一声。

“不过,据我所知,你们这样的小姐们不都是一直这样接受的吗?”

“偶尔也会有例外嘛……”罗莎叹了口气,“如你所见,我其实只是一直被束缚在这鸟笼一般的华服里而已,在亚瑟哥哥去了美/国之后,这个只剩利益充斥的家族已经没什么值得我留恋了。”

艾米莉大概猜到了几分罗莎的目的。

“你觉得,你逃得出去吗?”

罗莎优雅地端起红茶品味着。“不愧是情报出身的琼斯小姐,”她微笑着注视着艾米莉,“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艾米莉突然对这位大小姐多了几分佩服,她志在必得地对罗莎笑着:“那你的计划是?”

 

4

“你知道吗?世界上真的存在穿上能隐形的服装。”

艾米莉投以“说下去”的目光,罗莎掩在布蕾丝扇后的双唇露出了甜甜的笑意。

“而这,正是计划成功的关键。”

 

转眼到了婚礼当天。

 

“除了执事以外,家里没人会记得打扫的女仆,婚礼当天执事会全部到教堂帮忙。”

“那你就会穿着女仆装悄悄溜走。”艾米莉边说边把一小块三明治放进嘴里,“但是,所谓‘隐形的服装’,你确定没问题?”

罗莎笑着合起了扇子,“你当我计划了多久?”

 

照顾小姐起居的小女仆苏菲发现罗莎小姐今天有些不太一样,步伐貌似比原来欢快了。

小姐漂亮的面庞掩在厚重的头纱后,微微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嘛,大概是小姐很高兴又有些紧张吧~

 

“我穿着女仆装逃脱,你代替我乘马车到教堂,下车后沿这条路逃走,我在路口接应你。我相信你的身手。”罗莎纤细的手指在地图上比划。

“慢着,既然你可以脱离,那就没必要再让我代替你去教堂啊。”

“如果再宅邸里就发现我失踪,这附近的地形估计我很快就会被找到……我身体不太好,短时间内无法走远,所以……拜托,只能你为我争取时间。”

艾米莉看了看罗莎身上的束腰默默点了点头。

“那啥,你到底计划了多久==|||||”

“啊拉,请不要在意~”

 

艾米莉靠在窗边,看着那个毫不起眼的身影顺利跑出大门后微微松了一口气。

她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昂贵的婚纱上有着精美的刺绣和珍珠。

“嘛,大概会很适合她吧。”可惜not my style。

马车驶到了宅邸门口,艾米莉深吸一口气放下了头纱,尽量把步子踏稳走出了房间。

 

身为新郎的罗德里赫少爷今天老有种怪怪的感觉,不过他对这桩婚姻本身也没什么兴趣。

 

走过预计的街区,艾米莉开始倒数,虽说这活计对自己来说轻而易举,不过她心中难免有一丝紧张。

 

到达教堂门口了,几个女仆扶自己下车,柯克兰伯爵在前方迎接自己。

艾米莉嘴角浮现得意的弧度。

“有趣的事,开始了哦。”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平时柔弱乖顺的罗莎小姐挣脱了下人,以难以置信的敏捷向反方向跑去。而最震惊的便是不相信自己女儿会如此大逆不道的柯克兰伯爵,呆了好一会儿才对下人大喊把她找回来。

罗德里赫看着外面的闹剧无奈地叹了口气。

“真是个笨蛋小姐。”然而与他的话不符的是,这位少爷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罗德家的执事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家少爷向安静地坐在一旁的棕发少女走去。
“……伊丽莎白小姐?”

 

无视身后的鸡飞狗跳,艾米莉利索地扯下了身上的华服,与此同时在罗莎给的路线上奔跑。

 

罗莎打开新买的怀表,3时57分,她应该快到了。

脚步声传来,罗莎微笑着打开了车门。

有些气喘的艾米莉把怀里的婚纱扔向罗莎,罗莎有些惊讶地接下。

“天哪,你从哪儿弄来的汽车?”

“嘛,我没想到那块怀表那么值钱。”她把钥匙扔向艾米莉后坐回了副驾驶座,把婚纱扔向后座。

“亲爱的这笔酬劳你打算付多少?”艾米莉熟练地开始操作,她这才注意到罗莎换上了一身西装,合身的剪裁勾勒出完美的身形,“很适合你。”

“谢谢。给你添个帮手加一辆汽车,这样够了吗?”
“还不错。”车子开始启动,“之后想去哪儿?我猜一定不是回家。”

罗莎翻了翻放在一边的地图,“意大利西西里岛怎么样?”

“ok~从今以后就请多多指教咯,搭档。”

“啊,彼此彼此~”

 

End


评论
热度 ( 8 )

© Lanna Esum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