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a Esumi

晴艾病不救

此病人已遁入幻想乡

Love me for me

——骸云10+

Bgm:Love me for me——Ashley Tisdale

“啊虽然夏夜仰望星空什么的很浪漫但师傅你确定一个人以45°仰角盯着这种阴云密布黑漆漆的天一小时让你感到浪漫吗?

“再多嘴把你从屋顶上扔下去。”

 

时值夏至。

六道骸绝对不喜欢在这样暴雨之前又湿又热还随时有蚊子亲吻的夏夜坐在屋顶上纳凉,当然也绝不是为了体验一下玛格丽特·杜拉斯《夏夜十点半钟》的意境。

“被师娘赶出来就直说嘛me保证不会笑你的。”

“不好意思我是自己跑出来的还有能不能解释下为什么你会出现在别人家的房顶上!”= =#

“啊这种小问题请不要在意~”弗兰边说边面无表情地拍死一只蚊子。水葱色头发的少年难得地把瓦里安厚重的制服换成了轻便的短袖t恤。

骸无力地扶额,随即唇边换上一丝自嘲的笑。

 

1小时前。

自从自己从水牢出来并开始真正的两人生活之后,这样的争吵已经不知道有过多少次。云雀恭弥的喜怒无常六道骸比谁都清楚,但这并不代表自己可以比谁都好欺负。

因任务而晚归的云守身上沾了淡淡的血腥,骸皱了皱眉头,以担忧为主的语气责备了云雀几句,谁知云雀拿起手中的浮萍拐便向骸狠狠扔了过去,及时闪开的后果是身边精美的咖啡壶成了一堆碎片,精心泡好的卡布奇诺也成了地上和衣服上的污渍。

云雀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分,微微低下头一言不发。骸也没有出声,绕过他走向了玄关,出去后重重地甩上了门。

 

无数次争执,唯独这一次,谁也不愿低头。

 

“真是……两个笨蛋啊……”骸无奈地叹口气。

“哦~师傅这么有自知之明真是难得。”弗兰再次面无表情地拍死一只蚊子,瓦里安年轻雾守的毒舌绝不会看气氛而有所改观。

骸也懒得再去拿三叉戟在弗兰的青蛙头上开三个洞了。

远处闪过几道白光,不久后传来几声闷响。

弗兰站起身朝远处看了看,转过头以万年不变的表情朝骸喊道:“师傅,要下雨了——”

“……”

弗兰无奈地叹了口气:“淋湿了师娘不让进卧室——”

在三叉戟飞来的瞬间少年也化作一团薄雾消失了。骸头顶着十字路口望着弗兰消失的地方:“下次绝对送你去轮回。”

 

豆大的雨滴开始落下来了,骸见状跳下了房顶,不一会儿零星的雨滴便演变成了夏季特有的倾盆大雨。

“在自己家屋檐下避雨……”怎么那么悲凉!!!

房檐上挂起一道水帘,仿佛是为了把自己和外界隔绝开来。地上腾起淡淡的雾气,多日来吓人的高温终于随着大雨的到来而有所收敛。

骸倚在墙上,微微皱起眉头,雨天又湿又冷的感觉老让他回忆起那个噩梦般的地方,他从不愿淋雨,雨水冰冷的触感就像在迫使他重温水牢那地狱般的束缚。

骸轻轻闭上眼。

雾和云,就注定走不下去吗?我们,真的不适合在一起吗?

回答他的只有不见停的大雨。

 

不知过了多久,骸突然听到门打开的细小声音。他有些惊讶地转过头,家门却已经被再次关上。

他轻叹一口气,门前的地毯上静静地躺着一把伞。

 

一阵酸楚涌上骸的鼻子。为什么,不知不觉中自己开始变得贪婪。

黑曜战时被这个倔强的少年轻蔑的目光激起战意,渐渐地却也被这傲然的目光所吸引。

用十年注视着他的目光来换取十年后的相守。

原来仅仅注视着他就已足够,不知不觉中竟然忘了这十年中的艰辛。

为什么愿意用这十年来换取他身边的位置?只因为他是云雀恭弥,强大的,美丽的,倔强的,逞强的,心口不一的……云雀恭弥,唯一的,无可替代的云雀恭弥。

在喜怒无常也好,再我行我素也罢,深爱这朵孤高浮云的理由,那一把伞就已足够诠释。不会给自己鼓励,不会用语言来安慰自己,然而,或许这才是渴望守护他的理由。自己没有权力来要求他变成自己期望的摸样,走下去的动力,是爱他的一切。

 

骸捡起那把伞,伞上似乎还留着那人的温度与气息。雨没有要停的趋势,然而雨水的冰冷却似乎突然可以忍受。

手机铃声冲进了雨声之中,骸带着柔和的笑意按下通话键,等待着那个人好听的声音。

 

“你还想在外面喂蚊子喂多久?”

 

我爱你。

因你而爱你。

 

End

 

【划掉】你俩就别扭到死吧=v=【划掉】

 

后记:

夏日系列第二弹~一天之内写出来的短渣,如有bug欢迎指出……

Love me for me,虽然这道理可能很俗套了,但不得不承认,这真的是不可否认的真理。Love me for me, and not forsomeone that I would never be,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爱吧,只因我而爱我,接受我的全部。 


评论 ( 2 )
热度 ( 5 )

© Lanna Esumi | Powered by LOFTER